醉生夢死:欲望的重量

drunk705.jpg

張作驥的《醉‧生夢死》是一部愛情電影,是潮溼,見不得天日,即使挫敗連連,卻同樣燙得人心焦的愛情電影。

張作驥的《醉‧生夢死》是一部愛情電影,是潮溼,見不得天日,即使挫敗連連,卻同樣燙得人心焦的愛情電影。

 

張作驥的電影一向繞著社會邊緣轉,主角都是被命運和環境踐踏到抬不起頭的生命,他們的生命核心不在自己想做什麼?而是能做什麼?又做成了什麼?凡人的工作未必自己能做主,愛情呢?理應是可以的,卻也唯有愛上了,或者被愛上了,才明白即使費洛蒙豐沛充盈,自己還是未必能夠做主。

 

《醉‧生夢死》選用了幾個非常清楚明白的符號:老鼠、螞蟻、吳郭魚和蛆來做角色情境的註記,是聰敏,亦是機巧。

drunk005.jpg 

老鼠總能在潮溼髒亂的夾縫中找到自己的生機和出路,主角李鴻其的外號就叫「老鼠」,外號一定,性格和命運亦已底定,他的市場人生、住家美學,就能清楚歸位。至於老鼠提在手上的那顆豬頭(你是否想起了畫世紀:透納先生(Mr. Turner)》中那顆夠讓大畫家大快朵頤的豬頭呢),他人見棄,我輩珍攝,老鼠就是靠著這樣的生命哲理,攸攸度日。

 

至於螞蟻就更有趣了。西班牙大師布紐爾(Luis Buñuel)在《安達魯之犬(Un Chien Andalou)》聽從了超寫實主義大師達利(Salvador Dalí)的建議,讓手掌心爬滿螞蟻的意像,,讓人看了渾身就起雞皮疙瘩。《醉‧生夢死》的李鴻其卻只是任由一隻螞蟻在他手掌上爬來爬去,蟻如人,既卑微,亦低賤,卻依舊兀自爬行著、呼吸著、生存著,甚至交配著......老鼠與蟻在以為尊的生物鏈上,物種雖殊,位階實一,相濡以沫,就有著物傷其類的歎息了。

 

不會有人把吳郭魚養在魚缸裡,它是食用魚,不是觀賞魚,擺錯位置的吳郭魚最後只有臭酸棄置,擺錯位置的人呢?

 

蛆的數量拿到天平上去量秤時,一方面註記著母親死去的時光,另一方面則標示著親情的疏離指數。終必腐朽的肉體,最後還能化做肉泥以養蛆?張作驥無意藉此來說哲學故事,蛆是罪過的符號,蛆亦是懊惱的夢魘,見過那副場景,就已成了永世的煉獄了。

 

這些昆蟲、動物和魚兒,都是角色身份與處境的具像符號,頂多只是裝飾品,卻已足夠讓我們看清他們在人生角落翻滾掙扎的身影。真正犀利的是張作驥的愛情破題:曾經真實,畢竟短暫,終究卻是千瘡百孔的愛情。

 

其一:老鼠說碩哥(鄭人碩)飾演是他的偶像,碩哥卻也是表姐大雄(王靖婷)狂戀的對象。老鼠回不了家,直接就從碩哥的窗戶踏了進去,一腳踩過表姐身旁,渾然不顧才剛雲雨的倦極肉身。

drunk008.jpg 

你可以說那是「隨便」,亦可以說是「將就」,碩哥與大雄的戀情就是植基在這款情境下的。雲雨之際,絕對熱情,絕對投入,卻也沒有任何的私密空間。然後呢?「賣豆漿」的碩哥繼續用他的肉身來蠱惑那些揮金如土的女郎,也繼續揮霍著自己的青春,與狐群狗黨們打屁扯淡,大雄再怎麼認真,也無法用她的身體與感情改變碩哥,身旁隨時有人踩踏而過的意像,訴說著多少無奈?

 

大雄的兩度暴烈演出,是她難以迴避的宿命,卻也是老鼠破窗而入的剎那即已清楚預告的軌跡。

 

其二:老鼠的女友張甯不會說話(導演並未交代是先天不能說話?還是後天不願說話?但是至少他們不用手語溝通)。老鼠除了陪伴與提醒,別無他法,不能協助她別賺援交的錢,只能提醒她注意安全,甚至進一步去對付暴虐客人。

 drunk709.jpg

他們的愛情是殘缺的,卻有著最基本的「依靠」情意結,老鼠可以炫耀吃香蕉的怪招(你不能不驚佩這個點子),也可以找到一個願意聆聽他說話的女人,老鼠接受所有的殘缺,但以自己的邏輯走自己的路,既心酸又辛酸,可是一旦到了他必須爆裂的時刻,老鼠的能量依舊動人,那是他書寫自己感情的唯一方式了。

 

其三:《醉‧生夢死》的最大爆點是碩哥與老鼠哥的同志情。爆點不在於可不可能(既是牛郎,還是同志),而在於可不可信?黃尚禾只像是個發電體,頻頻發射電波,鄭人碩則像是著了魔的磁鐵,從目光到肢體,都充分接受到黃尚禾的電波,完成了一個來電方程式。drunk703 - 複製.jpg

 

這是一場表演的典範。正因為他們的肉身毫無憋扭,大喇喇訴說著內心欲望,正因為他們如此放得開,如此直接去書寫欲望,解放的肉身完成了欲望雕刻。最重要的是張作驥提供了欲望邏輯,碩哥在異性戀世界裡是「花自飄零水自流」的全沒放在心上,女性讓他困擾,亦讓他挫敗,同志的適時撫慰與填補空缺,不但勾引著欲望,也帶有暗夜療傷的功能。

 

激情,是個何其不負責任的名詞,卻又真實存在。《醉‧生夢死》中每一段沒有結果的戀情,都適用著這套方程式。這時候,用這套公式來註解老媽呂雪鳳的愛情,來說明她的醉,以及「生夢死」也就變得極其精準有力了。

 

張作驥愛玩魔幻寫實的跳躍敘事,《醉‧生夢死》的場面調度與剪接都極瀟灑自在,唯一要挑剔的是兩位孩子的台語,是生的,是硬的,是背出來的,不是從心口裡跳出來的話語,用他們熟悉的語言說他們的心話,那份語言張力才不會被呂雪鳳給全都吞噬掉了。

 

8 Comments

幸好我是香港人, 觀影時完全感受不到他們講台語時的生硬, 專注於母子之間的愛。

媽媽的名字是「呂雪鳳」唷!

多謝提醒。

可是~我覺得男主角老鼠的台語很棒呢

藍老師你好,
不知道方不方便轉這篇文章呢? 謝謝

原則上都是歡迎轉載的,但請告知你是誰?要轉到哪兒?謝謝!

老師你好,謝謝願意提供文章轉載,我是龍祥時代電影台的小編,我們電影台這週末會播這部片,想在這之前轉老師的影評,希望幫助影片的的宣傳~

了解,請用。謝謝告知。

留言迴響

(必填)
(必填)
本站文章搜尋(new!)

RSS 訂閱

輸入你的電子郵件地址:

發送者為 FeedBurner

流量統計

Recent Entries

  • 寒戰2:政治權力人性

    《寒戰2》中所有的政治素描都極大膽又赤裸,算是香港商業電影敢於消遣政治的代表了。...

  • 擊劍大師:人間赤子心

    《擊劍大師》其實是一部兒童電影,所有的人間指控,透過兒童的眼神,最為有力。...

  • 紅色情深:大師的巧手

    我把手放在你的窗前,我的心意,你一定會懂的。奇士勞斯基透過Irène Jacob的手勢,呼喚著全球影迷。...

  • 我就要你好好的:夢囈

    真心相待,真情流露,你會有福報的,《我就要你好好的》的「笑中有淚」設計,確實用心,卻不盡真實,一切有如夢中囈語,那是美麗小鴨的夢。...

  • 憂傷大象之歌:如夢令

    《憂傷大象之歌(Elephant Song)》中的大象絕對不是手上把玩的絨毛玩具而已,每回出現,都有意味,就看我們接住編導投出的蝴蝶球了。...

Plurk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