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尾鱸鰻:諧弄與屎尿

david001.jpg

豬哥亮的演技無非就那蟹行歪脖、老氣橫秋、能屈能伸的三把斧頭,何以觀眾就吃他那一套呢?從電視到電影,豬哥亮現象夠讓流行文化研究者好好寫篇論文的。

少了豬哥亮,《大尾鱸鰻》肯定少了賣座核心,但要深究其號召觀眾捧場的魅力,豬哥亮的豬氏幽默,只是其一,《大尾鱸鰻》的主要噱頭在於重拾了台灣逸失多年的餐廳秀遺緒:在酒足飯飽的娛樂場所,享受帶有情色想像的異色笑話;在同音異義的語言遊戲中,享受想入非非,卻也只是唇齒之樂的詭辯趣味。

 

《大尾鱸鰻(David Loman)》的語言精華就包藏在片名之中,用國語唸《大尾鱸鰻》,或者用英語唸《David Loman》,其實都有雞同鴨講的迷途之感,唯獨以台語唸出時,大尾流氓的主題才蹦射而出,有了恍然大悟的喜趣;再加上預告片猛打「冰的(國語)」與「翻桌(台語)」的搞笑諧音,訊息精準明確,監製朱延平和導演邱瓈寬就以這種語言伏擊的橋段,完成了與觀眾之間的買賣期約。david006.jpg

 

《大尾鱸鰻》的語言趣味其實不易複製,一方面是同音異義字的腦筋急轉彎,沒有三兩三,還真是難以掰得出逗人發粲的笑點(一如曾經紅極一時的電視綜藝《鐵獅玉玲瓏》,在字正腔圓的古典字彙中,融進了夾雜國語、台語與英語的雜拼式新興語彙,靠著獨領風騷的語言捷才,創造了讓人豔羨讚歎的聯想趣味);另一方面則是編導採用的笑點,太過下流。前者,需要真的在生活裡打滾過,有本事冷眼笑看人生,才錘煉得出讓人自由延伸的語音趣味;後者,則是要臉皮夠厚,心夠黑,才敢於玩得如此嗆辣過火。

 

電影以屎尿為賣點,通常就被定位為低俗下流,偏偏港台有些賣座導演自詡最了解市場,最懂躲在暗處哂笑的觀眾口味,因此他們從不諱言屎尿,明明髒話連篇,明明毫無內涵與深度,只求感官刺激,卻能夠獲得不少觀眾青睞,幹聲與爽聲齊飛,屎尿共金銀一色,你可以形容它是只圖一時之快,別無質地的享樂主義,卻也不能否認,它提供了最廉價卻也最便捷與即時的感官娛樂,演員在電影中罵得越兇,觀眾亦能在嘲罵演員中得到相罵的喜樂,這些都說明了何以玉女影星郭采潔也要在《大尾鱸鰻》吐出國罵,老牌影星素珠更要比狠比賤,還要用手勢比畫,探測國罵的身歷聲極限...這些都是通俗電影的市場精算,有格調,有品味的人嗤之以鼻,不屑為之,卻也不能不承認人家就是「生財有道」。

david002.jpg

 

只不過,屎尿電影並非「庶民」電影,而是「賤民」電影(這裡的賤指的是動詞,指的是踐踏演員,而非用來形容階級等第的形容詞):必需要有夠格讓人踐踏的演員做犧牲才能換得同情、歡樂與共鳴,豬哥亮的功能就在此時充分發揮。《大尾鱸鰻》中的他從來不是大尾流氓,而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痞子,偏偏因緣際會成了老大,只不過狗改不了吃屎,幹的盡是不稱頭的糗事,說的盡是不入流的粗話,明明是丑角,卻要扮小生,所有灰頭土臉的跌倒挫敗,都符合了丑角作賤自己,以娛眾生的基本使命。

 

此時,《大尾鱸鰻》又讓豬哥亮多了分身,唯唯諾諾的冒牌貨,卻有著三妻「豔福」;色厲內荏的本尊,卻又有著被女兒唾棄的哀怨(編導此時又極其機巧地向觀眾販賣起豬哥亮的女兒謝金燕拒絕父女相認的新聞橋段;同樣地,郭采潔與楊祐寧幕前/幕後的情侶熱吻,不也是真人實事的物盡其用/盡情壓榨?),他的苦敗銼拙其實都讓觀眾更有優越感,捧腹訕笑地享受他的跌打損傷。david003.jpg

 

劇情簡單,卻不忘來點小聰明,則是《大尾鱸鰻》的另外手段,以黑白片拍攝的「鱸鰻」發跡史,其實以插科打諢的方式,隱藏了「一清專案」掃清江湖大哥,以致小弟稱王的江湖血淚;再搭配阿西飾演的總統侍衛/豬肉販子;以及舞棍阿伯的野狐禪,煞有介事的稗官野史,其實是很認真也賣力去討好腦筋不想多轉彎,但也不想隨便就被人和稀泥給唬弄過去的市井小民。


品味低俗,確實是《大尾鱸鰻》難以迴避的事實,創作者已被罵到臭頭,但是更要檢討的卻是電檢制度究竟如何看待這種語言霸凌的電影?輔導級與限制級的區別,在於百無禁忌的限制級可以讓成年觀眾自行判斷,輔導級則是勉強隔離血氣方剛的年輕人(雖然,沒有人知道《大尾鱸鰻》日後發行DVD時,究竟會以什麼姿態登堂入室,開始教起孩子國罵),該把關的政府不想把關,也沒能力把關,才是搞混電影生態的「鱸鰻」行徑呢。

 

14 Comments

為什麼好萊塢的電影 fuck, bitch 齊飛的時候大家都說這是黑色幽默;然後國片只要一出現三字經或國罵就是教壞小孩、低俗沒品味?

那要看你看所謂好萊塢電影是哪些了^^
事情永遠是一體兩面的


有誰說好萊塢片裡fuck、bitch是黑色幽默了?
髒話就是髒話
在美國上映時是,搬到台灣來上映當然也是
我一阿度仔大學學弟在10幾年前就告訴我
不喜歡"終極警探"裡fucking來fucking去的
他說"我們平常人講話沒有那麼沒水準"

消費性電影
真是夠了!!

我看電影是為了放鬆心情
不是來談深度
做學問的
你這套孤芳自賞的理論
請留給你這位高級影評
我們有這片你所謂「賤民」電影可以看
感到非常感動

追尋娛樂,也享受到了,相信你不需要來找評論文字。謝謝指教。

ㄟ......

我不記得終極警探有Fuck來Fuck去耶

這之中一定有什麼誤會

扯遠了

現在大尾鱸鰻年節過後 票房就急速冷凍

很勉強的破了億字頭

這部電影真的只能趁年假撈便宜而已

路遙就真的知馬力了

台灣的觀眾眼睛還是有些雪亮的

西方通篇罵髒話的電影也是有

但那也是符合了描寫的角色背景

比如猜火車裡龍蛇雜處的毒品環境

絕對不是亂無章法第一古腦兒把骯髒的字眼填鴨進去

edo仁兄似乎跑錯地方了.
想找娛樂盡有許多下里巴地方可去.
此區諒必無貴兄可收穫處,也不用費神留言令主人為難,令過客也覺礙眼了....

名為孤芳怎勞他人高見
既是自賞勿庸旁人侵擾

迷路者可尋奇摩電影看看便了,免生我氣,皆大歡喜

這部片的問題並不是在髒話上面
但不少人關注地焦點都是在這個部份
大概也符合藍老師在《志氣》影評所說,台灣電影的問題就是表面化
拍的人看表面、批評的也看表面
而《大尾鱸鰻》其實也不例外

本片看得出想要製造很多笑點,但安排得很不好
豬哥亮的主持功力、搞笑本事毋庸置疑,但這是電影而非歌廳秀
整部片我覺得最好笑的,也就只有片頭的那句「冰的啦」
其他笑梗很多時機都不對,所以給人的感覺是跳tone多於好笑

此外劇情鬆散也是一大問題
雖然主打搞笑,但與其他屬性相同的喜劇片相比它的主軸很不明顯
像是《變身》,你還可以看得出來編導要講什麼(人人都是超人)
又如《低俗喜劇》、《熊麻吉》,屬性上跟《大尾鱸鰻》也很像
但這兩部都不會像《大尾》一樣讓觀眾感覺劇情很亂、不知要表達什麼
唯一比較清楚的,只有大尾和小芹的父女情的部份
不過也沒有說非常深入
其中只有小芹去幫大尾上香的一刻比較動人一些

整的來講,這片基本上就是大雜燴
很多東西湊在一起,但沒有清楚的主軸、笑點的凸顯也不夠自然
每個點拆開來可能都很好笑,但湊在一起反而很多地方讓你笑不出來
等於說1+1反而小於1,這點還蠻可惜的

我同意羅賴巴

個人對罵髒話沒有意見,髒話有時有助於心理衛生
但大尾鱸鰻我看到睡著
前面一直到動畫的部份都還很緊湊有梗
但是了要開門講故事的關頭,就考驗導演掌握時間藝術的能力了
我只能說一切都很刻意
那些話口頭講給人聽都能把人笑的半死(爽死了~~~那段)
可是一演出來就韻味盡失
劇本或是髒話對我而言都不是問題
把劇本當成電影花絮在拍,我覺得才是大尾鱸鰻的最大問題
但是明明動畫之前都還很不錯啊。

我同意羅賴巴的意見
個人對罵髒話沒有意見,髒話有時有助於心理衛生
但大尾鱸鰻我看到睡著
前面一直到動畫的部份都還很緊湊有梗
但是到了要開門講故事的關頭,就考驗導演掌握時間藝術的能力了
我只能說一切都很刻意
那些話口頭講給人聽都能把人笑的半死(爽死了~~~那段)
可是一演出來就韻味盡失

劇本或是髒話對我而言都不是問題
把劇本當成電影花絮在拍,才是大尾鱸鰻的最大問題

聽郭采潔罵〝ㄍㄢˋ 〞也是蠻有魅力的...

聽郭采潔罵ㄍㄢˋ也是蠻有魅力的...

留言迴響

(必填)
(必填)
本站文章搜尋(new!)

RSS 訂閱

輸入你的電子郵件地址:

發送者為 FeedBurner

流量統計

Recent Entries

  • 世界電影音樂獎:得獎

      恭喜法國作曲家Alexandre Desplat又以《布達佩斯大飯店(The Grand Budapest Hotel)》在第十四屆世界電影音樂獎上大豐收,「看」到下面這張James Badham所畫的《布達佩斯大飯店》漫畫,是否就讓你「聽」見了他的音樂節拍?...

  • 10月25日電影最前線節目重點

    今天的節目非常湊巧都以愛情電影為核心,有歐洲的,有美洲的,亦有中國的,三種版本,三種音樂趣味,從民謠聖歌、流行歌謠到抒情小曲,完全不同情貌。   台北愛樂電台FM99.7《電影最前線》節目,星期六晚 上八點到十點,聆聽網址如下:http://www.e-classical.com.tw/voice/radio/index.cfm    ...

  • 私刑教育:處子與脫兔

    《私刑教育(The Equalizer)》致力重建「其徐如風,其疾如林,侵略如火,不動如山!」的兵法意境,有得亦有失!...

  • 2014年高雄電影節

    藍色電影夢部落格成立十年了,第一次要舉辦送電影票的活動,內容包括:2014年高雄電影節 10張全天交換卷、和10張雲端戲院體驗卷。...

  • 海霧:悲劇的人性書寫

    南韓電影《海霧》的海報主視覺,清楚交代了電影的困境與糾葛,初看,頗能吸睛;看完電影再回味,就更感悲嗆了。...

Plurk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