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著Prada:惡魔的節奏

  zz06.jpg

惡魔的言語和身體節奏,自有一套惡魔文法。

節奏是觀察演員能力的最佳標竿。

像是過動兒般的外露演技,誇張又鮮明,容易讓人看見,討喜取寵,但也容易被人視為刻意雕琢。

明明在演戲,卻能內斂到自然,真實到有如角色重生,呼吸和肢體動作全然溶入情理的必然反應,就是表演的極致。

梅莉.史翠普在《穿著Prada的惡魔》中就展現了兩種節奏,一種屬於惡靈的誇張侵略性格;一種屬於潰敗女人的幽緩歎息。惡靈符合電影的標題,潰敗則是套上了凡人的骨肉,讓惡靈有了些讓人願意親近和原諒的氣質。

《穿著Prada的惡魔》是標準的好萊塢電影,用卡通式的誇張對比,來突顯主要角色的威嚴成為最省力的表現方式,所以梅莉.史翠普從第一場戲開始,就得下巴仰抬四十度,腰桿直挺,踩著秋風掃落葉的行動步伐走進辦公室,這種傲慢與尊貴的身段,難不倒大多數演員,差別就在於聲音的節拍。

走路有風,通常講話就像連珠砲,肢體和口才的風起雲擁,勢如破竹,給人的感覺是信心十足。不容間髮的速度,就是威嚴的具像。但是招式一旦用老,除了歇斯底裡,就不再新鮮,就不再有力;威嚴和速度成反比,反而容易累積讓人不寒慄的效果,《沈默的羔羊》中的安東尼.霍普金斯如此,《穿著Prada的惡魔》中的梅莉.史翠普則是類似的典範。

她一踏進辦公室,就看到秘書桌上完全不搭調的新人安.海瑟薇,頭也不偏,就能從眼角餘光「查悉」新人出現,那就是成功老闆的馭下術,輕鬆兩句「應該我親自面試吧,你以前用的人都不行」的話語,就取回面試新人的主導權,不讓秘書自我膨脹,這種不著痕跡的主權實力展示,就是下馬威的最佳示範,讓安.海瑟薇立刻知道誰才是辦公室的主人。

緩慢是惡魔顛覆世俗偏見的最佳武器。梅莉.史翠普其實是深諳孫子兵法的演員,她在電影中的詮釋,吻合了「急如風、徐如林、攻掠如火、不動如山」的箇中三味,畢竟她已經是萬人之上的時尚雜誌總編輯,再不需罵街,再不需發狂,她的情緒管理功力越高深莫測,才越能看出她的魔法無邊。

劇本讓梅莉.史翠普表現高傲的招式有二,第一招是「明明只有一位秘書,只叫同一個名字:Emily」;第二招是「只給命令,不等答覆」。

不管秘書是誰,是Emily Blunt扮演或者是安.海瑟薇擔綱都好,不管你的戲中名字是叫Emily或者是Andrea,都只是她心目中的那個Emily而已,Emily就是秘書,Emily是任何人都可以扮演的角色,永遠叫不正確妳的名字,是忽視,也是輕賤,然而,一旦她突然叫對名字時,妳就受寵若驚,原來老闆心中還是有妳,於是妳更願賣命效力了。

「只給命令,不等答覆」則是惡魔老闆的標準德性。梅莉.史翠普對秘書的要求規定是她一伸手就要有,不論是咖啡、牛排或者名牌皮包、圍巾都一樣,伸出手來卻要等待,你這位秘書就遜了,她的不耐,就讓妳覺得自己無能到該下地獄;同樣地,她要Andrea去巴黎或者拿到最新一集「哈利波特」都是同樣地,她只管拋出問題,天人交戰或者做牛做馬,都成了Andrea自己的問題。

從緩慢到快速的節奏落差不到一秒鐘,心理距離和生理距離,就是凡人和惡魔最大的差別。

《穿著Prada的惡魔》的導演大衛.法蘭科(David Frankel)一方面用卡通式的表情動作來塑造她讓人懼怕的女王威儀(用點頭或抿唇的特寫動作,表現她對當季服裝的賞識與否),另一方面卻讓她要即時展示過人的時尚見解,最精彩的對白就在於面對Andrea分不出兩款皮帶的輕蔑訕笑,引發她能針對Andrea的寬鬆藍毛衣發表出一套服裝設計鋪天蓋地,無所不在的生活滲透論,這堂時尚課,有如教授開講,卻不露痕跡地將觀眾和Andrea全都洗了腦。

正因為前面層層累積,打造了惡魔女王的雕像,所以Andrea先看到她也會苦求先生的隱私,繼而再在巴黎撞見一位被迫離婚的女強人的脆弱時光,巨大的落差能量,在她那張不施脂粉(其實是另一種表現心力交瘁的淡妝)、風霜難掩的臉蛋上,聽她拖著長長尾音,娓娓細述的真相告白時,為女兒憂,為八卦煩,無一字數落男人,在強自鎮靜,充滿怨傷氛圍,卻又不搖尾乞憐的傾訴中,又是一副大勢已去,仍要保住顏面的女皇身段,惡魔亦有可憐可歎之處的「人味」,也就讓她最後在捍衛自己權位的攤牌行動,不再那麼面目可憎了。

梅莉.史翠普說她要演這個角色,不求大家「同情」這個人物,而是求其「真」,誇張是真,內斂是真,時緩時快,有等待,有傲慢的人生節奏亦是真,人味出來了,更添三位真味,這就是梅莉.史翠普的演技功力了。

 

2 Comments

安.海瑟薇在這部戲的真好
梅莉.史翠普也不惶多讓

這次電影我看了超過10遍~還是覺得很棒

留言迴響

(必填)
(必填)
本站文章搜尋(new!)

RSS 訂閱

輸入你的電子郵件地址:

發送者為 FeedBurner

流量統計

Recent Entries

  • 梵谷星夜之謎:舊翻新

    很少人記得替你們家送信的郵差姓名,因為梵谷,Joseph Roulin這位郵差成了畫史上的響亮名字,梵谷至少替他畫過七幅畫,從他的身上切入,挖出梵谷生前最後時光的點點滴滴,不也是認識畫家的高妙切入角度嗎?...

  • 阿莉芙vs.自畫像:露不露

    探討性別與性議題的電影,一向有其商業噱頭,但是創作者的心態攸關著創作的高度,我不想討論創作者的政治批判,我關切的是我們要獵奇的什麼程度?...

  • 痴情男子漢:歪歌傳奇

    歪歌如果只有一首,笑笑就好;如果歪歌接二連三,那就是導演的美學堅持了,除了會心一笑,我們不妨對歪歌的存在意義重做評估。...

  • 無情荒地有琴天:姊妹

    配合廣播節目的經典電影單元,我開始整理自己在2003前寫作的舊文稿,並重新增刪了一些內容,算是溫故知新的與時俱進吧。...

  • 核電影:紀錄片能做啥?

    這座核電廠距離紐約時代廣場56公里,沒有它供電,時代廣場難以城開不夜,一旦它出事呢?第三屆《核電影》的《紐約核電危機》讓人很難不去聯想。...

Plurk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