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一號:情歌悠悠唱

may0501.jpg

 《五月一號》的片名暗藏玄機,參得透玄機的人,嗯,肯定有些年紀了。

看到《五月一號》這個片名,有人心頭有了問號,有人則是驚歎號。

 

問號多數來自百思難得其解的困惑:「這是什麼片名?」


驚歎號則來自心領神會的青春回憶:「不會是『First of May』吧!」

 

偏偏就是。不湏用莫非定律來註解,一個回眸,會心一笑,也就夠了。

may0509.jpg 

First of May」直譯就是「五月一號」或「五月初一」,這首歌對於走過1970年代的歌迷,應該是極難忘懷的名曲,1969Bee Gees唱紅了這首曲子(還記得那時的台灣媒體先譯成了「蜜蜂馬兒」合唱團,多年後才定名為「比吉斯」);1971Alan Parker執導的無敵青春電影《兩小無猜(Melody)》採用做電影主題曲之後,小情小愛的些微惆悵,既苦澀又甘甜的百感交集,對照Mark LesterTracy Hyde聯手譜寫的少年愛情,確實散發出「一聽就中」的強大能量,成為註記無邪青春的傷逝經典。

 

有趣的是《五月一號》的歌名來自Bee Gees當家主唱 Barry Gibb愛犬,Barnaby的生日,人與愛犬一起長大的深情,轉化成為人與耶誕樹的形體變化對照,那就是藝術世界最美麗的變形記了。至於歌迷的自行解讀,貼切多少真實?那亦是藝術作品的「誤讀」樂趣了。

 

新導演周格泰執導的《五月一號》敢用這個片名,說明了他的青春期就在1970年代,Mark LesterTracy Hyde註記的青春容顏,以及Bee Gees的歌聲都深深烙印在他的海馬迴之中,等待著聞樂就能起舞的知音與他一起擊掌相和了。

 

當年,《兩小無猜》直接訴諸「First of May」的詞曲魅力,《五月一號》不能照本宣科,一方面套用了日本電影《情書》的借書卡模式,讓那張黑膠照片也能暗藏青春心事;另一方面則請男女主角挑戰英文歌詞,比比看,把歌詞譯成中文,誰的本事比較強?

 

周格泰在處理這場戲時,其實有些小機巧,小聰明,手痕不算雕琢,卻多能讓人心領神會。關鍵就在歌詞:

When I was small and Christmas trees were tall 年幼人矮,青樹高高

We used to love while others used to play         他人嬉戲,我輩言愛

Don't ask me why, but time has passed us by   時光悠悠,青春已逝

Someone else moved in from far away                遠方來客,捷足先登

 

Now we are tall and Christmas trees are small  我輩高壯,青樹已矮

And you don't ask the time of day              昔日時光,誰再念惜

But you and I, our love will never die         你我之愛,永不凋零

But guess we'll cry come first of May        五月初一,同聲一泣

 

The apple tree that grew for you and me    蘋果之樹,為咱而生

I watched the apples falling one by one     果熟蒂落,花果飄零

And I recall the moment of them all         往日時光,歷歷如現

The day I kissed your cheek and you were gone 面頰一吻,匆匆即別

 

Now we are tall and Christmas trees are small  我輩高壯,青樹已矮

And you don't ask the time of day               昔日時光,誰再思憶

But you and I, our love will never die          你我之愛,永不凋零

But guess we'll cry come first of May         五月初一,同聲一泣

 

《五月一號》的兩位主角程予希、石知田1970年代的高中同學,英語演講比賽中男生屈居第二,但是英語老師卻各自送了他們一張Bee Gees演唱的「First of May」黑膠專輯,導演的復古工程做得很細,從包裝到內頁的歌詞用紙,都是台灣那個年代流行的「學生之音」黑膠唱片的彷古重製,那時的我們誰不是這樣聽著歌,看著歌詞去學唱外國歌(後來的卡帶或cd,歌詞紙本都大幅縮水,字體亦變小了,再無昔日那份大器)?也唯其如此,石知老師的要求,翻譯出他的中文版本時,其實也就是他的初戀情書了,然後夾進唱片,轉贈給心愛的程予希時,一方面是「割愛」(把最好的獎品相贈),一方面是「炫技」(在字裡行間偷渡自己那份永不凋零的情思。

 

《五月一號》的微妙在於石知田其實是個呆頭鵝,徒有血性,卻少了慧根,讓這張First of May」的愛情傳奇因為「若有憾焉」,反而懸念一生,因而成就了「你我之愛,永不凋零」的紅塵實踐。

 

得到,未必更好,失去,反而糾纏一世,周格泰的愛情拿捏,有如那張黑膠唱片,轉而轉的,轉出了青春酸甜。當然,初了「First Of May」,你也絕對不會忘記那位用著小號吹出羅大佑「童年」的不知名男生,一首陪伴我們長大的歌曲,就這樣滲透進電影的70年代回味染缸中,信手拈來,盡是舊時眷念。


3 Comments

就像當初聽到莎拉布萊曼翻唱時的反應

如同老師說的:


說明了他的青春期就在1970年代,Mark Lester和Tracy Hyde註記的青春容顏,以及Bee Gees的歌聲都深深烙印在他的海馬迴之中,等待著聞樂就能起舞的知音與他一起擊掌相和了。

當時感動的還有

who is the girl with the crying face

有句辭應該如下

but guess who cried

是的,歌詞有所有缺,會再聽一回,弄個完整版出來。

老師,First of May 我立即想起『記得香蕉成熟』時呢!

留言迴響

(必填)
(必填)
本站文章搜尋(new!)

RSS 訂閱

輸入你的電子郵件地址:

發送者為 FeedBurner

流量統計

Recent Entries

  • 國聯時光:懷念周藍萍

    九歲的往事,你記得多少?我的記憶都與電影有關。這張未必會吸引你的電影工作照,卻見證是台灣影史上最大膽,也最前衛的一次音樂嘗試,...

  • 盜貼人生:痛的解剖刀

    整個車廂原本只有我一人,這人卻來嫌我佔了他的位子,人生中是否常有這種找碴情事?《盜貼人生(The Double)》的荒謬開場,清楚界定了電影的形式與敘事風格。...

  • 雪地迷蹤:怒火三樣情

    很多人都相信莫札特的音樂美得有如天籟,但是惡魔卻能從中咀嚼另一番滋味。...

  • 五月一號:情歌悠悠唱

     《五月一號》的片名暗藏玄機,參得透玄機的人,嗯,肯定有些年紀了。...

  • 全面逃殺:以非洲之名

    演員肉身一直是聚焦話題,所有的裸露都非偶然,所有的裸露都暴露著創作者的精算。...

Plurk

Close